花萼信息门户网

自卫的艺术,不是精神上的偏见与洗脑

匿名 4234

自从人类诞生以来,整个世界充满了战争和争端。

在古代,为了获得最基本的生存信息,野生动物用石头棒互相攻击。

中世纪时,身穿盔甲的战士用铁剑向敌人冲锋,以占据资源并控制一方。

到了现代,在文明的掩盖下,争端变得更加多样化。

在国际战争中,它被称为反人类,在种族争端中,它被称为歧视,在经济领域,它被称为垄断,在工作场所,它被称为潜规则,在学校建筑中,它被称为欺凌.......

它不是因为文明而消失,而是因为文明而变得更加隐蔽。

大多数时候,在欺负你的同时,它也会让你改变你作为弱者的角色。

首先它侵蚀你的意识形态,然后它允许你在犯罪者和受害者面前不断改变你的身份。

人,最大的矛盾是动物属性和意识对这一属性的否定。

作为高级动物,我们是“食物和爱”的奴隶。我们为生存而吃,为延续而战。

作为人类,我们认为自己不同于动物和“其他人”。

在这种意识下,我们经常用五朵耀眼的花一层一层地包装我们的行为,这样我们最终会忘记里面是什么。

但讽刺的是,大多数时候,我们被这种原始属性所驱使,成为原始本能的奴隶。

一:懦夫的最终问题是什么?

“你为什么要伤害我?”

如果这句话来自你,那么你离被欺负不远了。

在自卫艺术中,英雄凯西就是这样一个人。像所有懦夫一样,他有一个重要的特征——恐惧。

在咖啡馆里,两个法国情人用一个法国游戏攻击他的“肾”,小而无助。

他精通法语,只敢在车里还击。在公司里,他的同事拒绝他,甚至他也否认他的存在。

除了他的狗,他还是一个会动的奴隶。

半夜,他因为买狗粮而受到攻击。

“你为什么要伤害我?”

说了这句话后,他失去了知觉。.......

灾难开始时醒来后,凯西觉得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
一个空壳,他开始有了生存的希望。

他开始寻找自卫武器。他在枪支商店订购枪支,并偶然进入影响他生活的空手道训练大厅。

强者从不提问,只是因为他们站在高处,他们听不到地面上阴沉的自言自语。

无论劫持、暴力或强加于人,他们只关心自己的要求,而对于弱者,强者只需要他们服从命运。

如果你选择接受,那么无尽的羞辱就在等着你。如果你选择反抗,也许还有一线希望。

第二,这枚奖牌够强吗?

进入道场后,凯西很快被这种气氛所吸引。

男性荷尔蒙分泌出一种“安全感”,每个人的眼睛都流露出坚毅和确定。

这正是凯西所缺乏的。他幻想成为这样一个人。

一瞬间,这个半大的男孩被这种“空手道语言”征服了。

缴纳会费后,他成了这些男人和女人中的一员。

在日常训练中,他的大脑逐渐习惯肌肉疼痛,渐渐地他越来越好,慢慢地感觉自己开始活了。

一天,不知不觉中,他在晋升仪式上被授予了一条黄色腰带。他生平第一次得到肯定。

从那以后,凯西被完全激活了,黄岱肯定了他的努力,并暂时把他归类为一个勇敢的人。

所以在家里,他从来不脱黄色腰带。在超市里,黄色商品令人赏心悦目。他希望一天24小时佩戴奖章带。

只有一种颜色给凯西的生命金字塔增加了一层。

他不再匍匐在底部的地面上,渐渐地,他变得像乔阿金·菲尼克斯的《主人》中的华德福。

他是道场老板的免费会计师,为所有道场朋友设计腰带,这样他就可以一天24小时佩戴他的军衔带来的荣誉。

黄岱让他得意忘形,让他从心底里忘记,他还是那个软蛋。

他在超市前面的汽车上被割伤后,又变软了。第二次,他的荣誉感再次破灭。他开始怀疑这种形式是否有任何真正的意义。

三:不怕流氓,怕流氓有文化!

“拳打脚踢”是教官森西的口头禅,也是代表森西洗脑的巧妙手段。

等级制度带来的荣誉感消失后,森希采取了一个重大举措,让沮丧的凯西加入了晚间训练营。

当他绞尽脑汁时,这些血腥的画面令他震惊。

在重金属音乐下的训练中,没有参加晚间训练的道教朋友被森溪砍伤,骨头暴露在皮肤下,队友被踢出牙齿。.....

女教练击败了被授予黑带的对手。

这一切都是因为森希想激活学生的暴力因素,而这一切都走向了极端。

无论生与死,在这里,男人高于一切,男性荷尔蒙主导的原始暴力高于一切,在这里,伤害是无辜的,暴力是长久的。

在事实面前,他发现:

事实证明,这些所谓的空手道朋友每天晚上都在街上游荡,不分青红皂白、残忍地袭击平民。

而他们如此恶毒的暴力,只是为了在代表级别的带上得到一圈红色。

就像公司管理、晋升和加薪一样?不!

如果这是唯一的举措,任何企业都离倒闭不远了。

曾经有一位领导开玩笑说,公司的皇家技能离不开“吓、哄、诱、骗”四个字

是的,你没听错。没有一个好词,但是任何能够掌握这四个要素的公司都可以长期掌握。

其中一点正是这些道家朋友所追求的水平。不管红色是否被伤害性的血液染成红色,他们仍然没有犹豫。

在现代,我们往往只关注真正的冲突,而完全忽略了由冲突产生的次要冲突。

凯西遭受身体暴力后,森西仍然想对弱者进行身体暴力,不管他是否接受。

在夜晚的街道上,他们代表着一群肆无忌惮的犯罪者。在道场,他们代表着这个暴力生态系统的神。

他们像神一样计划,像神一样说教。

正如森西所说,“用拳头踢,用脚踢”,

每个人都知道这个理论颠倒是非,但是如果他们在金字塔的顶端,我们是否还能在意识形态上保护自己就另当别论了。